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发墨文学网—你学习过程中最热心的伙伴!
当前位置:发墨文学 > 故事大全 > 阿拉伯寓言 > 正文

麻醉剂和解剖刀(2)

时间:2012-10-25 01:24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次

  他们一致同意让这对夫妇重归于好。于是,他们把妻子叫来,用能使她羞惭但不能使她折服的虚伪教训去麻痹她的感情。然后,又把丈夫叫来,用能软化但不能改变他思想的花言巧语和谚梧格言去迷惑他的头脑。这样一来,一对精神上已经彼此厌弃的夫妻和好了——暂时地和好了,两人违背自己的意愿,勉强回到原先的居室,重新在一个屋顶下生活,直到镀金的漆皮“剥落”,家人亲友施用的麻醉剂失效。于是,男人重又表现出他的厌恶和嫌弃,女人扯下掩盖其不幸的面纱。但是,那些制造了第一次和好的人还要来第二次,那些尝到过一点麻醉剂滋味的人,也不会对一只满盈的杯子表示拒绝的。
  有人起来造专制政府或陈旧制度的反,他们组成旨在复兴和解放的改良团体。他们勇敢地发表演说,热情书写文章,张贴标语口号,派遣代表团和代表。但是,不过一个月或两个月功工夫,我们就听到,政府监禁了团体的头头,或委派了他一个什么职务。改良派呢?我们再也听不到它的一点消息了,因为它的成尺已经饮了一点名牌麻醉剂,重又回到安静和驯服中去了。
  一派人,为了一些根本性问题,造了他们宗教首领的反,他们批判教长本人,否定他做的一切工作,对他的言行表示厌恶,还用改信另一个近于理智而远于愚昧荒诞的教派来威胁他,可是,没过多久,我们就听说,国家的智囊们已经消除了牧人和羊群之间的分歧,用神奇的麻醉剂恢复了教长的尊严,并将盲目服从重新置于大逆不道的被统治者的心中。
  软弱的被征服者受到强大的征服者的蹂躏,这时邻居对他说:“别作声!因为对抗的眼是穿透一切的箭。”
  农民对修士们的虔诚表示怀疑,于是朋友对他说:“要沉默!因为书上说‘听其言,导其行’。”
  学生反对死记硬背巴士拉和库法①学派的语言学论文,他的老师便对他说:“偷懒和懈怠者在力自己寻找比罪恶还丑陋的托辞。”
  姑娘不愿遵循老年人的习俗,于是母亲对她说:“女儿并不比当妈的强,因为我走过的那条路你也正在走。”
  青年要求说明宗教义务的意义,于是神父对他说:“谁不用信仰的眼睛去看,他在这个世界上就只能看到烟与雾。”
  昼夜转换,时光就这样流逝了,东方沉睡在他那柔软的床榻上,跳蚤咬他时,醒来一会,然后又睡去了。由于流进他血管中,渗进他血液里的麻醉剂的效力,他平静地睡了整整一辈子。而当一个人站起来,对着酣睡者大喊大叫,使他们的屋宇、庙堂、法庭充满喧嚣时,他们才睁开朦胧的睡眼,打着呵欠说:“太粗鲁啦,一个自己不睡也不让别人睡的青年!”尔后,他们又合上了双眼。对自己的灵魂耳语道,“他是一个不信神的家伙,一个叛教者,他正败坏着青年一代的道德,摧毁着祖祖辈辈营造的大厦,用毒箭中伤着人类。”
  我曾多次问过自己,我是否属于这些不愿饮用麻醉剂和镇静剂的清醒叛逆者之列?我的回答曾是含混不清的。可是,当我听到人们亵渎我的名字,对我的原则嗤之以鼻时,我明白了,我确实醒着。我懂了,我不属于向甜蜜的梦和可爱的幻想屈膝投降者之列,而属于那些生活让他们走在既布满荆棘,又洒遍鲜花;既藏卧着豺狼,又飞翔着夜莺的羊肠小道上的寻求孤独者之列。
  假如清醒是一种美德,那羞怯一定会阻止我去炫耀它。但它并不是一种美德,而是一个突然出现在寻求孤独的那些人面前的奇异真理。它行进在他们的前方,他们情不自禁地跟随其后,被它那看不见的线牵引着,盯住了它那庄严的意义。
  在我看来,羞于宣布个人的真理是一种明显的伪善,东方人却称之为有教养。
  明天,文学家兼思想家们读到以上这些文字,将烦躁不安,他们会说:“他是一个过激分子,是从阴暗面看待生活的,所以他看到的只是漆黑一团,——只要他站在我们中间哀号痛哭,为我们流泪,为我们的处境叹息。情况就是如此。”
  让我对这些文学家兼思想家们说,我为东方痛哭,是因为在尸床前跳舞是十足的疯狂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金腰带
下一篇:狮子和羊
推荐内容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